三生花草夢蘇州——《姑蘇食話》編后記

時間:2015-07-16 作者:徐峙立 來源:山東畫報出版社
山東出版集團有限公司內容圖片展示
  多年前,我去蘇州,認識了江南學者藏書家王稼句先生,王先生學問好,性情隨和,交游廣闊。此后,得王先生信賴,我編輯出版了他的許多關于書的書:《看書瑣記》《看書瑣記二集》《采桑小集》等等,寫藏書讀書樂事。交往久了,往來蘇州,在我也自有很多樂事可記:三五知己一起聽昆曲聽評彈;草長鶯飛,去東山看漫野梅子花開香雪海;一起去拜訪作家美食家陸文夫先生,當時陸先生患肺氣腫,坐在輪椅上,稍聊數語,一行人辭去,到老蘇州館子吃奧灶面。心生感慨:蘇州人文氣息太濃厚,踩在觀前街的鋪地磚上,都要小心翼翼,生怕驚擾了誰。
  我和王先生曾經一起走在山塘街,街邊屋檐下有枇杷樹果實泛黃,樹下有賣一種松子糖,甜香,好吃極了。也去過平江路,有很文藝的咖啡館,掩映在綠竹叢中,香濃的double espresso也似乎是蘇州格調。多年交往,我們從作者編輯相處成了老友,王先生不喜別人稱他是江南才子,他說才子兩個字又不能當飯吃。王先生好美食美酒,這其中又以美酒為上,往往一起吃飯,他會以主人身份點上滿桌美味,香干馬蘭頭,手剝筍,四季烤麩,火腿豆瓣,紅湯鱖魚,響油鱔糊,都是經典蘇幫菜,朋友們愛這些菜品,他則淺嘗輒止,言笑晏晏,一杯一杯飲酒,像是北地漢子一樣。
  時間長了,我們談論的話題漸漸寬泛,王先生告訴我,有一年央視的春節檔美食專題,拍蘇州美食的那一集他是參與的,他用蘇式普通話講船菜;他寫過很多關于江南美食的文章,還出過一本食話,有臺灣的美食大家寫到江南菜肴參考引用他的文章資料。我說,我要出版你的食話,名字用“蘇味道”怎樣?詩人名字,也是蘇州味道之意;他說不好,有餐館已經用了這名字,如果出書,就老老實實地沿用此前出版的食話的書名——“姑蘇食話”;然后又說,這件事不能急,等他把原來寫過的內容豐富補充,寫一本資料廣博內容詳實經得起推敲的食話。當然,我也不催他,我了解王先生是追求細節完美的人,我自然要等待他修訂增補好的書稿交給我。
  我每每和王先生通電話談書稿,他最后結束語常常是:什么時候來蘇州啊,現在東山的楊梅熟透了,甜的,不酸的!也可能是:夏天了么,太湖的銀魚白蝦正好吃的時候啊,來蘇州吧!說的最多的是:陽澄湖的蟹子肥了,快來蘇州吧!我笑他,你住的這哪是蘇州,簡直是“酥州”,聽著都是誘惑,聽著也是醉了,我輩只能恨此身沒能生在蘇州,錯過了良辰美景,錯過了甘腴美食。
  王先生藏書豐富,涉獵廣博,他平日里讀書寫作,研究江南民俗,市井文化,著書立說,對于吳地鄉邦文獻的整理也貢獻良多;江南故實,鉤沉文章,寫得地道。王先生寫美食,也基本上是寫鉤沉文章的路數,有板有眼,不用時下流行的通感式文風來亂寫舌尖上的快感,他不煽情,不虛火,有來歷,有出處。這本書按照內容分為天堂物產、歲時飲饌、花船遺韻、茶酒談往等八個部分,分篇敘述江南原生態物產、四時不同的市井菜肴、應時應景的糕餅小食、花酒船點等等。莼鱸之思,盧橘楊梅次第新,東坡酥,這些與名人相關的故實,都征引《博物志》《夢梁錄》《清嘉錄》《東京夢華錄》《歲時廣記》等數十種典籍來佐證。
  這本四十萬字的《姑蘇食話》,內容沉實豐厚,是了解江南飲食繞不過的必讀書。
公路画线赚钱么